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旧书鬼闲话

 
 
 

日志

 
 
关于我

北大荒老知青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烂铁是怎样炼成的  

2010-03-01 21:11: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写于二零零四年,为沪上某杂志社命题所约。但交稿后,总编提出需删除部分文字,因我不同意而未采用。直到二零零八年,北京《芳草地》杂志知道我有此稿,即刻索去,一字不改登在六月号上。拙文以我当年小学生之视角,感受一九五八年那场大炼钢铁闹剧。

烂铁是怎样炼成的

大炼钢铁那年,身处上海正念小学的我,只觉得周围的大人们似乎个个如同一团火,人人是钢铁工人,开口是钢,闭口也是钢。学堂校长还特例召开动员大会,号令全体师生奋力投入炼钢运动。这时,居民小组长也来凑热闹,通知所管辖地小朋友,应争当共产主义接班人,在家中找废铁,送居委会。        

        一时间,上海大多建筑物上可看到的铁结构,均被如数卸下,工厂、楼房、弄堂口的铁门最显眼,首先被拆,接着钢窗、楼梯铁扶手也被拆······这时,外界四处已无铁可觅。然而,父亲是出版社编辑,家中从不存铁器,弱小的我,整天为完不成学校及居民小组长交办的献铁任务寝食不安,以致上火生病发了烧。母亲见状,在痛心的同时,向邻家借来羊角榔头,在屋内木房柱上拔下几颗锈铁钉,连同那劈柴点炉用的豁口切菜刀,让我交差。我一下子病体痊愈,即刻上门请弄堂口小皮匠将菜刀砸成两半,飞也似的分送两处,学校老师倒给了几句表扬语,居委会大个子文盲阿姨却嫌少。当时,我委屈得忍泪离去。而今回过头来想,大个子阿姨定是为让居委会能多炼钢而着急,只是缺心眼。

        这时,石库门弄堂里有个平日里省吃俭用的邻居突然“阔”了起来,天天有鱼虾肉禽、糕饼糖果带回家。听大人们说,他在耐火砖厂工作,原本这不起眼的东西,莫名成了香饽饽。那些生产“吃”的单位,在食品匮乏的年代,以自家之优势,捷足先登换取可砌炼钢炉的砖。然而,耐火砖毕竟有限,当时大部分炉子惟有用普通的青砖将就砌成,装装样子罢了。记得那时段举目是炉,满天乌烟瘴气。反观,炼钢炉却无定式,奇形怪状,任凭想象。燃料同样亦杂乱无章,煤、柴、破轮胎、废机油、烂棉絮……凡可点火的东西,一概用上。

       在这人们热情空前高涨的年代,让少年时期之我,全程关注的炼钢炉,无疑只是我那出过薄力的两座。先说居委会营造的。这是用房管所捐来的普通碎砖修建的,砌炉任务也由本房管所泥水匠一手完成,炉子的款式更是模仿其他兄弟单位,毫无新意。钢炉坐落在石库门弄堂主通道空地上,蛮有派头。现场总指挥自然是每天只睡三四小时的居委会主任,而缺少的偏偏是不可缺少的钢铁行家。于是经过筛选,群众讨论,居委会核心拍板,弄堂内摆摊谋生的铅皮匠当之无愧,虽铅皮匠的活计仅可做到调换那些烧穿了的铝锅底、给铜烫婆子焊个漏洞什么的,但在居民心目中,他至少能算作与钢铁挨得较近。但是,铅皮匠终究与炼钢毫不相干,无奈火红出炉的铁块极不规则,面对眼前一堆类似鹅卵石的铁团,让众人犯了难,在一旁急得束手无策的居委会主任,惟只能紧催着铅皮匠想办法。然而铅皮匠却一声不吭,埋头一支接一支猛抽着劣等香烟。时间僵死了近半个小时,只见铅皮匠忽地跳起,转身从家中吃力地搬出修铝锅用的铁墩子,再将鹅卵状铁块回炉烧红,然后放在铁墩上用锤子敲打,愣是凭手艺做出个钢锭形状来,铅皮匠俨然成了居委会的功臣。

       再说学校打造的。这座炼钢炉伫立在操场上,而且完全用通过一位同学在耐火砖厂当工人的父亲,购得正经八百的优质砖修建。让人意外的是,学校这一大炼钢铁的艰巨使命,居然从炉型设计到炼钢技术指导均由看校门的李师傅独自主持。原来,李师傅早年在乡下的红炉从业打铁,后来因误惹了东洋鬼子留下的炮弹,炸失了一只眼、一只手和一条腿而丧失劳动力,幸亏有教育局的亲戚相助,才得以来学校看门、打上课铃糊口。学校大炉比居委会的更气派,又高又大,活像太上老君之炼丹炉。然而,却胳膊少腿的李师傅不可能直接出手操作,任务只落在两位年轻的体育老师身上。好在老师有文化,铁匠活计领悟很快,瞧他们打铁的架势,门外汉压根儿看不出破绽,还以为真是学校从哪儿请的行家里手好把式。因而被区教育局作为典型,令相关学校前往观摩取经,甚至还引得其他行业还暗中派人来打探虚实。为了加强进度提高钢产量,替学校赢得荣誉,有几位住学校宿舍的老师甚至在挑灯夜战结束后,还坚持后半宿加班炼钢,虽然这些住校老师大多是尚未成家的单身汉,但其中还夹了个家属仍在农村的中年人。这中年老师出身于地主家庭。在那唯成分论的不正常年头,他为了表现积极,洗刷头脑中的剥削阶级烙印,只能拖着疲惫身子与年轻人一同夜以继日,直到累成肝炎住院,以致落下病根,造成不满六十便肝硬化、肝腹水地离开人世。这当然是后话。

       好在大炼钢铁持续不久便鸣金收兵,只见居委会出品的钢锭被整齐码在石库门墙根,上端还别出心裁安放个特制抢眼大钢锭,并且裹上大红布以示喜庆。学校生产的钢锭则中规中矩码就钢炉一隅,为了学生出操,活动安全,连炉带钢锭的四周,用麻绳围成一圈。在外人看来,这定然如展览会上的展品。紧接着,大炼钢铁先进集体和个人的表彰活动开始,铅皮匠打出的钢锭虽然质量低下,但造型规范、外观挺括,故铅皮匠依旧勉强被街道敲锣打鼓戴上大红花。而学校看门打更的师傅,虽未能亲手炼钢,但锻造出钢锭之质量在教育系统名列前茅,更因有部分教师通宵达旦劳作,产量亦拔了尖。所以,我母校在荣获先进集体的同时,还被多给一先进个人名额,这名额除了给打铁出身的看门人外,另一个属病倒住院的老师。据班主任说,当教育局领带在传染病医院隔离门外,请护士长转交大红花献给这位躺在病床的老师时,透过玻璃窗可清晰看到那病倒的老师双手捧着花儿失声痛哭。

       过了数月,居委会和学校的钢锭先后被卡车拉走了。事后传出,这些东西被堆在钢铁厂的空地上准备再回炉。多年后又传出,这堆烂铁经检测,已不可能再回炉炼钢,只是用作填海造地。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