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旧书鬼闲话

 
 
 

日志

 
 
关于我

北大荒老知青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乱话三千酒文化  

2010-04-15 22:43: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拙文发表在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二日上海《新民晚报》,意想不到的是,当年十一月被珠江出版社选入一本各色人等谈酒之散文集《酒之趣》,与众多民国至今的文人胡乱凑合在同一册书中。

 乱话三千酒文化

       喝酒,虽属个人琐事,小题不可大作。但,因为酒,可生出许多职业来,以解决一些就业问题。那些个酿酒工、调酒匠、品酒师便是。其实,酒的醇厚魅力,并非停留于此。

       国人素有喝酒之美谈,婴儿出世要有酒,过生日需备酒,男婚女嫁必须酒,朋友相聚少不得酒,临行喝妈一碗酒,即便死了老子也会大摆酒。不知何年何日起,哪位酒坊老板刻意拔高酒的身价,学着木匠尊鲁班、书生拜孔子一般,还挖空心思抬出杜康来供奉。然而,如此折腾,只可算作酒文化的底部区域,至于那拉涨停板的主,无疑是部分吃饱了撑的诗人墨客,曹操对酒当歌及时行乐;李太白举杯邀月浪漫无限;辛弃疾醉里挑灯看剑只为沙场秋点兵;苏东坡把酒问青天寄托兄弟情深;李清照浓睡不消残酒反映留守女士好无聊。

       只是现实生活中,平头百姓却没有这份闲心,他们品着或苦或甜的杯中之物度光阴,堪称酒之俗文化。以酒解乏,饮酒抗寒,闷酒浇愁,酗酒发泄,把酒交友,斗量拼酒论英雄等行为纯属凡夫俗子的本色。年轻时之我,自然随俗,干过在酒的面前逞强、充好汉之勾当。在北大荒下乡务农时,那儿白酒作坊比比皆是,与电影《红高粱》中如出一辙,他们制成的酒精度数忒高,可燃烧至不留痕迹,非常了得。问题好在北大荒的老少爷们热情好客,进作坊讨碗酒喝与要水解渴同样方便,给我练酒量创造了条件。无奈天生不配当英雄的我,屡吐屡饮向酒叫板整十年,终于败下阵来,没能翻越过二两关。但在这十年中,我却真正领教了东北汉子的海量。他们身高马大,性情豪爽,个个赛过张飞鲁智深,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感情深一口闷实属平常事。我们知青若有何处生难,只需豁出去在酒桌上醉倒,东北哥们没有办不成的事,哪怕两肋插刀。反过来,谁若惹毛了他们,酒后的张飞鲁智深便会操起长扁担杀将过来,势不可挡。                                                 

      在沪上,此等豪放痛饮虽很少见。但些许上海男人却有晚饭时慢慢吞吞喝两盅之嗜好,看着围坐的老婆孩子,尽享天伦之乐。这与北大荒人之酒事相比,如同苏东坡的大江东去和柳永的杨柳岸晓风残月,各有妙处。每当此刻,善于调节自我心态的上海人,将白天一切不顺心和疲惫彻底抛开,舒舒坦坦品味眼前。这境界,在沪上统称“慢笃”,也许,此乃海派文化之精髓。     

       我虽然酒量有限,但也好这一口。晚餐,小酒杯一捏,快活似神仙。反观二十五年前,刚从北大荒返城那阵子,囊中羞涩,下酒只能就着我家乡菜湖南腊八豆,境况与鲁迅笔下的孔乙己十分相似,幸亏时代不同,身旁有红灯牌半导体收音机传出“政府加大打击制假酒力度”之声,品酒伴奏有动静,倒也蛮乐惠。后来经济回暖,桌上虽无珍禽异兽,但鸡鸭鱼肉绝对不缺,况且面前开着大彩电,屏幕上梁山好汉打翻朝廷所赐招安御酒,而我的酒瓶完好无损。如今,身体发福,血压高、胆结石、糖尿病接二连三。为了多活几年,戛然停止荤腥佳肴,重新拾起年轻时吃腻了的东北酸菜和当初因手头拮据而将就的腊八豆,倒也别有一番滋味。返朴归了真。          

       世人有贪杯误事一说,醉生梦死成酒鬼,酒后驾车出人命,酒罢吐真言葬送前程。此话无错,但不可一概而论,尤其是我们这帮码字的朋友,唯有吐露心中真言,方可写出锦绣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642)| 评论(6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