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旧书鬼闲话

 
 
 

日志

 
 
关于我

北大荒老知青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香烟老伯伯  

2010-04-30 12:5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拙文一九九八年载于上海《新闻报》上,这阶段我写了些消失了的旧时谋生行当,倒也蛮受读者欢迎。反观当今,厚道的小买卖人似已不多见。

香烟老伯伯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我家弄堂口有个香烟摊,摊主是位年过六十的北方老人。老先生独身一人旅居沪上,鼻子上架着玻璃很厚的近视镜,待人诚实热情,整条弄堂里的男女老少都尊称他为“香烟老伯伯”。
       听大人们讲,香烟老伯伯摆烟摊始于东洋人打仗前。当年,老伯伯不满五十岁,倒也西装笔挺。据说他祖上原先很有钱,只因坐吃山空才落得个靠摆烟摊糊口的地步。那时,我还未到上学年龄,常和小伙伴一起听老伯伯讲陈年旧事。记得当时满目皆是“工商业改造”的标语,香烟摊贩虽不在改造之列,但也着实让香烟老伯伯提心吊胆了好一阵子。
       烟摊本是小生意,但老伯伯经营很活,香烟可拆零论支卖,还能卖出花样来:如一毛八分的“双斧牌”和二毛二分的“飞马牌”,花二分钱可各买一支。买烟者均为沿街几条弄堂的居民及邻近商家之店员,因老伯伯为人和气,还给赊账,故众人常来光顾,用老人的话讲,是大家照顾了他的生意。
香烟老伯伯的单身宿舍离烟摊约两站路,老人舍不得车钱,每天步行往返。他在弄堂里有位远房亲戚,那位亲戚便在厨房的角落里留出一个空挡,供老伯伯夜间寄放烟摊,每天中午,那亲戚还为他蒸热搪瓷杯里的饭菜,老伯伯心情好时,还会就着杯中饭菜,咪几口白干,哼一段京戏。亲戚虽然也很穷,但每逢吃红烧肉,倒也照例为他要挟上一块,打打牙祭。
       到了晚上,香烟老伯伯将烟摊移到昏暗的路灯下,并在烟架上燃起一盏鬼火似的电石气灯。这“鬼火灯”或许是香烟摊的标记,老烟鬼们常凑近那“鬼火”点烟。那时,夏夜的人行道上挤满了乘凉的居民,老伯伯为了能多赚几个钱,往往半夜才收摊,饿了,花二分钱买只淡馒头充饥。有时,他就干脆在弄堂口过街楼下将就一宿,用于挡风遮雨的依然是块破门板。
       香烟摊还代收烟头,就是上海人叫作“香烟屁股”的那玩意。我记得,烟头五十只能卖一分钱,据说可用来制杀虫剂。小伙伴偶尔也会心血来潮拾些来,卖几分钱换糖吃。我也常见有人隔三差五地背着空麻袋前来收烟头,不过,那种交割要用秤,至于几钿一斤,我就不得而知了。到了晚上,我们还分头为已收摊回家的老伯伯挨家要回赊账之烟钱,清单由老伯伯一一开出,哼吧啷当也就一元上下。我们每收回一笔账,老伯伯就给一分钱。可见,小本买卖赊账多了资金更会周转不起。
       自打我上学后,就不再注意香烟老伯伯了。好像是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老伯伯再也摆不动摊头了,只能靠居委会的救济过日子。再后来,老人死了,听说是吓死的,因为“造反队”指控他是逃亡地主。
       事隔四十多年,而今在马路边、弄堂口,用空箩筐倒扣的香烟摊,时隐时现,听说“摇帐墨墨黑”。据有关部门调查,烟摊常卖假烟,走私烟,有的还暗中收购汽油票、甚至过期药品,至于斩客、行骗之事,那更是层出不穷。象当年那富有人情味的香烟摊、恐怕只能留在老上海们的记忆中了。

  评论这张
 
阅读(461)|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