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旧书鬼闲话

 
 
 

日志

 
 
关于我

北大荒老知青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二丫  

2010-04-03 10:22: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乃我处2002年1月报3日发表于<<新民晚报>>之文,题为<二丫>,现原文打出。

二丫

       二丫是三十年前,我插队北大荒屯子里土生土长的姑娘。

  二丫大名翟秀香,是她爹老翟头的独生女,只因二丫的哥哥大狗幼时夭折,故她成了老翟头之掌上明珠。

  在北大荒,別家的闺女一概小小年纪就下地干活,惟二丫被老翟头夫妇疼在家中,落成十分水灵。二丫当年一十八,正因长得出挑,老翟头之家门常被说媒的挤走了形。不过没关系,无需一个时辰,准保有楞小子将门收拾利索。

  自从知青们开进北大荒,老翟头家即刻上了个台阶。只见插兄们有事没事进屋找二丫,急得那些自愧不如的东北楞小伙们双脚跳,连几个插妹也吃起无名醋来。每当这时,老翟头总是盘坐在炕头,眯起醉眼呼嗒呼嗒抽那旱烟,寻思着,无论二丫相中哪位上海知青,他都乐意。

  乐极生悲,正值老翟头和插兄们共同美滋滋时,二丫患了出血热,此病乃东洋鬼子侵华那年头损下的鼠疫所致。二丫生命垂危,县医院来了一群插兄和东北棒小伙,个个撸起袖子求医生献自己的血。无奈缺医少药的北大荒此病没治,二丫带着美丽走了。大伙的心如被捅了一刀。这天,老翟头失声痛哭,哭的像笑,让人揪心。

  二丫的后事,众人未让老翟头操心。插妹们扎花圈,插兄写墓碑,楞小子打棺木……出殡那日,连邻村也来了几十号人。老乡们说,前年县长他妈死了也没这气派。

  

  评论这张
 
阅读(397)|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